司徒双《侨乡行》



司徒双,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教授,前驻摩洛哥大使之夫人、巴黎大学艺术系博士。

司徒双为我国著名画家司徒乔之女。
个人经历

    生于1935年。1950年随父母由海外回国定居。
  1957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并留校任教。
  获巴黎大学艺术史博士学位。多次以艺术史教授身份应邀在西非、法国及北美近十所大学讲授“中国艺术史”。
  其间,随丈夫完永祥大使出使国外(如1987-1993在驻摩洛哥使馆),
  所到之处,以其通晓的法、英两种外语,不遗余力地弘扬祖国文化,被誉为“文化大使”,受到外交部和文化部对外文化联络局的表扬。
  1995年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退休。
  1996年1月获法国棕榈叶学术勋章。
  2002年获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亲手颁发的阿勒维王朝骑士勋章。
  著作有《中国对十七、十八世纪法国装饰艺术的影响》(卡萨布兰卡1999出版)、《中国图案的寓意》(巴黎2001出版)等。



侨乡行

 

按照传统,我的祖籍是父亲出生的广东开平,但事实上,自12岁离开家乡去省城广州之后,他再也没有回去常住过,更不用说我们这些晚辈了。父亲辞世不久,母亲曾带我专程回乡赠送过一批父亲的画作(现存开平美术馆),改革开放之后,还和妹妹回赤坎塘边村探寻过祖屋,那是塌陷后政府给重修的挂有牌匾的“司徒乔故居”,找到了母亲写的父亲传记“未完成的画”里特别提到的村头那棵大榕树,我还在树下接受过开平电视台关于爸爸生平的采访。由于每次来去匆匆,所以过去开平在我脑海中只留下一些不连贯的片段,直到最近(201311月)有机会回去呆了一段时间,故里对于我才变得有血有肉,它那满载亲情的宽阔胸怀,正是游子浪迹天涯之后梦寐以求的精神家园。


 

  

   这次故乡行的缘由,还要从我近年来经营的“欧洲美术传世经典赏析系列讲座”说起,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除立足北京以外,它已大致遍布全国——西南的重庆、成都,西北的乌鲁木齐,东北的长春,山东的泰安,华东的上海,华南的潮州……其受欢迎程度说明社会的需求,人们不论年龄和职业,普遍怀有对美的追求和了解艺术的渴望。尤其是地处珠江三条支流会合处的开平,更是以风景秀丽著称:潭江、苍江、茭江三水穿城而过,被分隔的每个埠就象耀眼明珠,奇妙地镶嵌在逶迤的三江之上。这里许多人(包括我的父亲)自童年的休闲活动,就是提着画具到处写生,这一带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我国美术家的摇篮之一。一天我无意中翻阅家乡出版的“教伦月报”,里面大幅报道了当地“教伦中学”美术班2013年高考的骄人成绩——达标人数竟在98%左右,而且学校已确定要办成江门地区以音、体、美为特色的中学……,做为一个传播美育的志愿者,兴奋之余我突然萌生了回乡送知识的愿望。此外,教伦中学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它的建成完全得益于全球华侨中司徒氏的馈赠(校舍里每一栋楼的墙面上都标明捐赠人的名字,如司徒浩纪念教学大楼、司徒炳禧科学大楼、司徒浩夫人纪念女生宿舍……),作为这个有光荣爱国传统的侨胞群体的一份子,我自然也该尽力支持该校的主攻方向,抓紧有生之年(眼看就快80岁了)为家乡做一点实事。此时想起两年前我们在京的司徒氏曾为欢迎教伦中学司徒健彬校长举行过晚宴,席间我正好坐在校长旁边,相互交换过名片,这时就派上用场了,立马取得联系,一拍即合,于是这年十月赴乌鲁木齐和上海讲学之后,紧接着十一月就赶回了广东老家。北方已是寒风瑟瑟的深秋时节,三千里外的南国却依旧郁郁葱葱,鲜花盛开,在三江六岸环抱中的开平更是望不到边的青山绿水,爱煞人也,坐落在潭江边上的教伦中学可谓得天独厚,不用出校门便可将两岸美景尽收眼底。不过在此逗留只有十来天时间,顾不得游山玩水,即刻开始讲学,之前我的讲座的听众以大学生和成年人为主(包括干部或群众团体),唯一的中学是著名的北京四中,现在面对外省的一个乡村中学,能否达到预期效果还是未知数,心中不免忐忑,一走进学校大礼堂,只见整整齐齐地坐满了高中生,那几百双好奇和渴求知识的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主讲人,这时什麽杂念也没有了,只想如何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在为他们打开艺术世界的几扇窗户的同时,给他们的成长注入一点有益的养料……。在两周的课时内校方安排了数次大型讲座,其中学生最感亲切的可能是“说说学外语的那些事”,至于古希腊雕塑,文艺复兴三杰等等,大部分学生似乎从未听闻(这点和北京四中的学生有差距——也就是城乡差距),再加上礼堂没有遮光设备,强烈的阳光使放映的图像模糊不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效果,令我倍感遗憾,也是我事前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尽管如此,校方煞费苦心的组织,学生们表现出来的高涨热情,每每使我感动不已,不管是在教室,在过道、在操场,听过讲座的学生只要遇见我,都会围拢过来要求签名、合影、问各种问题,连打扫卫生的保洁员也特意把自家刚摘下来的香蕉送来让我尝鲜!类似发自内心的好意不胜枚举。虽然离开教伦中学已一月有余,仍不能忘怀那些日子每天清晨在操场上和孩子们一同迎接第一缕阳光的喜悦:我打太极拳和太极剑时,一边是学生们踏着整齐的步伐在操练,另一边是朝霞尽染的美丽潭江,清脆、嘹亮的口号声不仅唤醒了大地,也使人热血沸腾,我从这些朝气蓬勃的青年身上看到了民族的未来和希望,与其说是我教会了他们一点东西,不如说是他们给了我许多正能量。辞别开平来到三亚不久,就接到以下信息“司徒教授,您好!您为家乡的学子送来非常丰盛的精神食粮,教伦中学的师生员工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诚挚地邀请您方便的时候再作侨乡开平行!另,您讲学的新闻于30日(即我最后一个讲座的日子)开平电视台播出,社会反应很好。”司徒健彬(教伦中学校长)敬上2013,12,3日。




说到这里还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就是这所中学以校长为首的教职员工的敬业精神,可能是巧合,统共四名校长(一正三副)中竟有三位姓司徒(司徒健彬、司徒继业、司徒辉荣),所以这里都不以姓而以名称呼,避免混肴,这是在家乡以外永远不会发生的情况(在我任教的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教工中,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只有一位同姓的同事——司徒锦才),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吧,尤其是建彬校长以校为家,连早晚自习都去巡视,对每个教师和学生了如指掌,事事亲力亲为,担任校长八年以来,团结全体教职员工把学校办得有声有色,把一所不起眼的普通学校,提升为颇具特色的、名列当地前茅的中学。正是由于教职员的尽心尽责,全校的校风良好,纪律严明,朴实向上,勤奋读书蔚然成风。此外,我还很羡慕家乡同行的生活条件,据我观察,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活的相当滋润,比如已婚的多数有房有车,我探访过的老师住的新家面积不小,装修很时尚,节假日阖家驱车出游很平常,如同我在广东潮州的韩山师范学院讲学时所见,在这些南方中小城镇生活,既贴近大自然,又能享受现代生活的便利,没有严寒和雾霾,也不堵车,生活节奏相对舒缓,只需花费合理的价格,就能吃到可口、甚至精致、讲究的菜肴(这两次在广东境内讲学口福不浅,几乎吃遍了地道的粤菜),让我不禁怀疑继续扎根在大城市里的必要。

 

还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开平作为历史悠久的侨乡名不虚传(在广东俗称“四邑” ——指的是台山、开平、新会、恩平四个侨县的总称,现在加上了江门已改为“五邑”),这里市内常住人口68万,而旅居世界67个国家和地区的开平籍侨胞竟达75万,有“海内海外两开平”之说;地处中国充满经济活力的珠江三角洲西南部、又比邻港澳,多元的人事经济往来,形成了侨乡开放、包容的氛围。全市现存的1833座中西合璧、富有异国情调的各色碉楼,200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尽显这片文化热土特色的,还有始建于清末民初的赤坎司徒氏图书馆和刚建成不久的现代化开平美术馆,(算起来已是当地第三座美术馆,由香港著名侨领谭逢敬先生与政府合资,投入近3000万元),全新的馆舍总面积达8000平方米,楼高七层,三层展厅面积4000多平方米,于201211月落成,现馆内长期陈列国内外80多位开平籍著名书画家的400多幅作品(其中有父亲司徒乔作品70件)。这次我抽空去参观时,正举办 “司徒勤参旅加绘画作品展”, 勤参早年曾是我父亲为数不多的学生之一,还在少年时代就崭露的绘画天分被我父亲发现,及时鼓励和指导,加上之后自己的勤奋和坚持,终成正果。联想到我父亲兄弟五人中,竟成就了三个知名的艺术家:司徒乔(画家)、司徒杰(雕塑家)、司徒汉(指挥),另有司徒华成(小提琴家)、司徒志文(大提琴家),司徒传(杰出摄影家沙飞)等,再算上著名的爱国侨领司徒美堂,参加过广州起义的老革命司徒慧敏……真是人才济济,足见开平这个文化之乡、艺术之乡人杰地灵,爱国和尚学尚艺之风代代相传。如果用一句话总结 这次的故里见闻,那就是家乡山好、水好、人更好,回去一趟增加了不少对故土和自己的姓氏的认同和自豪感,盼望有生之年还有机会多回去走走。

 

                             司徒双 2014,1,28 于三亚

 
研究文章


按年份查看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广东省开平市长沙区东兴大道安吉路东2号 开平市美术馆。电话:0750-2331571

开馆时间:09:00am-17:30pm;免费开放